04:芳草苑
上一版   下一版   
版面概览
 
标题导航
盼年
~~~
2019年02月02日 星期六
返回首页  
盼年
纪梅 江莉莉 张在杰 张洪 邓彩芸
资料图片
年 味 夏浩坚摄 (浙江缙云县局)

  花花街

  纪梅

  冬深了。冬的尽头是春。

  春是四季之首,总是带着欣欣的喜悦和希望。

  为了迎接春的到来,我们都会举办一个隆重的欢迎仪式,倾其所有,盛装以待。这个盛典,叫春节。

  花花街,便是为了春节这个盛典而专设的大卖场,是儿时家乡春节前最后一个大集市。所有来赶集的人都是这个盛典的主人,要在这个大卖场采购足够的东西,让盛典奢华成一岁的完美终结,然后,开启又一年的草长莺飞。

  花花街,自然是花样繁多、花团锦簇、眼花缭乱。唯其花,才称得起“花花街”这个名字。

  所有的人家,不管是为官经商还是务农的,不管是穷的富的还是一般的,所有的人都要在春节到来之前集中置办年货——早了,放不住;晚了,价格说不定就上去了,或者买不到了。最重要的是,要带一家老小到花花街上开开眼,凑凑热闹,买买新衣服。“赶花花街买大花袄过大年呐!”那时候过年,要从头到脚都是新的。

  严格意义上说,花花街不能等同于庙会。两者虽然都是集市形式,但庙会的形成与宗教活动有关,多设在庙内及其附近,主要是祭神和娱乐,捎带脚购物。庙会上娱乐性活动较多,像狮舞秧歌之类,古代很多平日紧锁绣楼的夫人小姐会在这一天逛逛庙会上上香。北宋时,李清照曾与赵明诚相携,游走开封大相国寺庙会,若看中了哪一款丝花绒朵,赵学士定是无比怜爱地将其插在夫人的鬓间吧!

  花花街则更多的是买卖经营,以年货为主。自然,不是所有的集市都可以赶成花花街的。在民间有很多大大小小约定俗成的集市,按区域自然形成,花花街须是日常集市里面最大最具规模的一个,一个县也就那么两三个,平时叫“赶大集”,以区别于那些小打小闹的集市。我儿时家乡的花花街在城关大集,是旧县城政府所在地,距我们家有十五公里远。

  花花街不仅像素日里集市一样有划分好的布匹市、粮油市、牛马市等,专区售卖衣服布匹、农耕用具、日用百货、粮油米面、水果蔬菜、牲畜车辆等生活、生产一应用品,最重要的是比平时人更多、东西更全,尤其是春节用的东西更多,成衣、肉食就不必说了,干鲜果品、各色点心也比平时多了几倍十几倍,真真是让人眼花缭乱。

  赶花花街那天是家家户户极为隆重的日子。学生们放了假,地里家里的活计都停了工,房子也里里外外打扫过了,就等过年了呢!家里主事的细细盘算过年的需求用度,待几桌客人,需要多少鱼肉豆腐大白菜,要在这一天买齐全。过去过年,必须备下的几大件是海带、粉条(粉皮)、豆腐、大白菜,奢侈品是猪肉、鱼和鸡,虽然奢侈,却也是必不可少的,咬咬牙也要买。忙活一年了,孩子大人都要见荤腥啊!再说还要待客呢,不能让客人笑话不是?大人可以节省,孩子们总要穿件新衣服,哪怕只买双鞋子或者买顶帽子呢!有了明确的采购计划,就可以出门了。

  大姑娘小媳妇们可不能错过这一年中最热闹的时机,要把平素舍不得穿的衣服拿出来,压得平平的,头发梳得亮亮的,呼朋引伴叽叽喳喳,一路上洒下笑声。有恋人的小伙子,就会趁了这一天带着未婚妻去,买新衣服,买拜望未来岳父母的礼品,还要在馆子里吃上一顿好吃的。平时两人难得见面,这可是能拉拉小手的好机会呢!

  老婆婆老爷爷也坐着牛车来了。年纪大了也喜欢热闹,看集上来来往往的人,看蒙古包一样挨挨挤挤的绿帆布帐篷,看五颜六色花花绿绿的衣服,也是大开了眼界。更何况,各种扩音喇叭里此起彼伏的吆喝声,南腔北调,引人发笑。一转眼太阳老高,肚子也饿了。看呐,热腾腾的包子正出锅,沾满芝麻的吊炉烧饼老远就闻到焦香,小米面窝窝头看着就暄软,顶着香菜末的肉馄饨白生生圆滚滚,焦红的油炸糕鼓鼓溜溜的……老婆婆老爷爷不吃这个,不是不吃,是顾不上吃。把心仪的买下,用油纸包了,放到牛车上,待回家慢慢享用。他们是要专门吃一种已经少见的,只有赶会、赶花花街时才能见到的吃食,叫油煎盒子。

  说起油煎盒子,可真是快失传了。现在餐馆里把面皮装进馅打上鸡蛋烙制的火烧叫盒子,其实,盒子是用极软极薄的面皮装了肉馅,有点像煎肉饼,用驴油煎制而成,比烧饼要小一点,极软,油汪汪的,一咬一口油,香到骨头里去了!

  花花街上最乐呵的莫过于小孩子了。这一天,纵然是最俭省的父母也会拿一点零钱塞进孩子的口袋。举着冰糖葫芦靶子的人在人群里钻来钻去,山楂红艳艳的,糖片薄如蝉翼,看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那是必须吃一串的。还有那香喷喷的瓜子,买上两角钱的,用一方旧报纸包成三角包,握在手里,边吃边走,嘴角挂着瓜子皮,那叫一个惬意!吃这个可不管饱,于是去吃糖料果子。果子就是油条,糖料果子是把面擀成饼状,再铺上一层糖酥去炸。果子原本平素就吃不到,更何况挂了甜丝丝的糖酥,甜腻得让人恨不得吞掉舌头。

  但再多的美味也抵不住一个小女孩对美的向往。手里的两角钱往往就变成了两根粉红的稠条,或是一朵红艳艳的绒花,带着丝蔓一样软软的花须。

  鞭炮市才是花花街核心的核心。一大早,就能听到花花街方向传来的鞭炮声,那种密集的声响,是无数鞭炮一起点燃的声响,不间歇,但明显可以听得出是小辫子还是大红鞭或者二踢脚。“闺女要花,小子要炮”,男孩子握着手心里那两角钱,兴奋地钻进人群——即使不买,在这里也能过过眼瘾和耳瘾呢!满地厚厚的红彤彤的鞭炮纸,半空中弥漫的浓浓火药气息,耳畔噼里啪啦的炸响,那是一种怎样的刺激啊!孩子们的眼睛亮晶晶的眨都不肯眨一下,不肯错过任何一个点燃鞭炮的细节,鞭炮捻芯迅速蛇行然后炸响,快乐也就跟着炸响了。多年以后的今天,鞭炮市已不复往日兴旺,花花街上这烟尘缭绕人山人海的情形成了永远的记忆。

  旧日时光如烟花散去。又是春节将至,大街小巷、大铺小店氤氲着浓厚的节日气氛,似乎条条街道都是花花街,又比花花街更令人眼花缭乱了几分。

  (河北沧州市局)

  健健康康迎新年

  江莉莉

  岁末年初人们习惯总结展望。回顾过去的一年,有遗憾的人想要弥补,收获多的人希望更好,对于来年,总是许下种种愿望:学习进步、生活顺心、恋爱成功、住房改善……不知道你有没有关于健康的追求呢,比如坚持运动?

  2019新年伊始,国足征战亚洲杯的新闻不温不火,“超过百万人冒着严寒参加新年登高”“3万余名跑者奔跑在美丽的厦马赛道上”“数百名跑者在零下20摄氏度的严寒中挑战黑龙江冰上马拉松”“首都业余乒乓球团体赛在石景山举行”几个全民参与的赛事却在朋友圈引发了围观。

  “你跑步了吗?”“今晚打球吗?”“下班一起去健身?”……如今小伙伴们之间的对话,话风早已焕然一新。前阵子老友聚会,蓦然发现从前喝着啤酒撸串儿的青年现在连可乐也不敢喝了,一桌子人彼此调侃发际线和小肚腩,互相交流减肥菜单和养生心得。在满桌的八卦和吐槽中,我发现,同为忙碌的中年人,全场状态最好的两位都有坚持运动的习惯——一位每天早上跑5公里,另一位每周3次瑜伽课。

  中年群体对健康尤其关注,有一位同行在朋友圈里说,“攒了一个多月的勇气,还是不敢打开体检报告”。人人都知运动好,就是坚持锻炼难。许多人往往借口工作忙、家务多,对自己“心慈手软”,等到腰椎、颈椎出现问题,血压、血脂开始报警,又慌里慌张地求助于医生。

  过去几年,《全民健身计划(2016~2020年)》《“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相继印发,从国家战略的高度来定位全民健身新的发展坐标,勾画出一幅从全民健身到全民健康,进而实现全面小康、健康中国的宏伟蓝图。党的十九大报告发出号召,要“广泛开展全民健身活动”。全民健身所改变的,不仅是个体的身心,全民健身如同催化剂,推动着体育产业、竞技体育、体育文化等协调发展。更进一步看,由此生发的体育精神浸润国家,最终受益的,绝不仅仅是体育领域。

  春有骑行夏池游,秋来登高冬长跑,每个季节都可以成为体育锻炼的好时节。下班后,越来越多的人换上跑鞋,面带笑容,享受跑步的乐趣;放学后,小学校园的足球场上,一群孩子追着足球恣意奔跑,爽朗的笑声久久回荡;节假日,呼朋引伴、远足登山的“驴友”越来越多……身边的人在全民健身热潮中焕发活力,民族在全民健身热潮中自强不息,国家在全民健身热潮中昂扬向上。

  你的新年愿望是什么?想不想从新的一年开始,为更健康的自己做点什么?每天走上1万步、抽空打上两场球,哪怕是加完班之后做两节广播体操,动静结合,有张有弛。春节许个健身愿,健健康康迎新年。

  (江苏中烟南京卷烟厂)

  年画即事

  张在杰

  没有年画,哪叫过年?

  年画与年俗、与人们的生活理想早已灿烂地融为一体。

  打我记事起,每当腊月二十三过小年时,村里家家户户都会张贴灶王爷的年画,在供有糖瓜、软枣和苹果的香案上,点燃三炷香,请他“上天言好事”。灶王爷年画中,不仅有灶王爷和一帮神仙,还有节气表和月历牌,提醒乡亲们早早知道大月小月,不误农时。

  一进入腊月,就有不知来自哪村的四五十岁的农妇挎着提篮,里面装着香和灶王爷年画、罗门钱,挨家挨户兜售。罗门钱是什么?它又叫门笺、纸化,用五彩(枣红、水红、蓝、黄、绿)超薄纸刻镂而成的一张张带有图案的小画——纸薄,是为了让它能轻轻舞动。有的雕镂着应年属相的图案如猪、羊、猴等;有的雕镂着鹿、葫芦等,寓意禄;有的雕镂着吉祥话如“福禄寿禧”“吉祥如意”“人财两旺”等,四周盛开着简洁的花。除夕上午上完祖坟,除了贴对联,还要贴罗门钱。罗门钱往往是贴在院子大门、各个屋门的门楣和窗户上,风来则飘飘摇摇,发出沙沙的声响,像彩旗招展,更像吉祥、福禄来到家中。

  在老家,罗门钱和年画在年俗中是不可分开的。其实,乡亲们还是喜欢去集市上买年画。镇上每逢阴历三、八是集。进入腊月,本来晌午头就能散的集市,往往到了傍黑天人群仍旧熙熙攘攘。看吧,卖菜的在一条街上,卖衣服的在一条街上,卖年画的又在一条街上。当然,街并没有多么长,只是弯弯曲曲,被商贩们自然地分成了若干区域。

  集上的年画可就多啦!除了灶王爷,还有门神、财神、年年有余、五子登科、富贵花开、大好河山,甚至还有水浒人物、三国人物、西游人物等。它们花鸟鱼禽神皆有,红绿黄紫粉兼具,色彩浓重质朴,画风粗犷豪放,形象栩栩如生,喜庆气息力透纸背,浓郁墨香沁人心脾。

  四里八乡的人都来赶集了,都来备年货了,临走时,都要买张年画带回家。“瞧,这张多喜庆!”这是卖年画的商贩常说的话,也是买年画的乡亲常说的话。可不嘛!年画一挂,蓬荜生辉,万象更新。

  可是,挂年画都是老皇历了。除了灶王爷年画,我家已经很多年不买其他年画了。但腊月的集市上仍有售卖的,去买的也多半是些上了年纪的人。

  虽生长于山东潍坊,我小时候却不知道,集市上的年画竟是赫赫有名的杨家埠年画。它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与天津杨柳青、苏州桃花坞年画齐名。

  前几天读了冯骥才先生的《杨家埠的画儿》,颇有感触。这篇文章写于2001年,距今已经18年了,那个时候,杨家埠刻版的艺人就已经所剩寥寥。民间艺术的旁落和失传,除了时代的发展和地方的轻视等因素外,就是传承人的缺乏。虽然当下仍有大学美术系的学生在学版画,可是谁又有心去专攻年画呢?毕竟这一艺术形式太渺小太卑微了,即便乡野民间仍旧用这一形式承载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文化之一脉,然时移世易,今人兴趣异矣。

  想到此,我不禁发微信询问身在杨家埠中学的友人有关年画的近况。她说,刻版人还有,不过都是些老人了。

  咳!如无得力举措,这些来自泥土的艺术,怕是在不久的将来,都要化作春泥了。

  友人精心挑选费资购得数十张杨家埠年画给我寄来,让我大为感动。难怪冯骥才先生感叹:“瞧瞧,杨家埠的人心地多么善良!”

  是啊,几百年来,杨家埠的民间艺人,一刀刀雕刻、一版版印刷了那么多精美的年画,把家畜精壮、人财两旺、风调雨顺、平安吉祥的祝福,一村村传递开来,一代代传递下去,让我们在过年的喜庆中,分享着对美好生活的向往。

  年货飘香

  张洪

  年货心花怒放

  与春风商量

  如沟通了农人的心房

  一条摆脱困境的路

  掩埋贫穷伸向远方

  那些温暖坚实的手指

  弹奏美妙的欢曲

  男人和女人盛大的宴席

  年货鲜活着并且快乐

  忘记了曾经的忧伤与苦难

  汉子收藏女人永久的爱情

  此刻像陈年老酒一样馨香

  醉倒了腊月

  乡村集市的年货

  默念着梦中的乡情

  (云南师宗县局)

  回家过年

  邓彩芸

  手,攥一张回家的车票

  把年的味道装进背包

  奔波的苦旅

  在归途的汽笛声中

  浓缩成幸福的远眺

  车,在隧道穿行

  家的念想,延伸了风景

  灰瓦矮檐,是生长的地方

  父亲的庄稼,母亲的厨房

  牵扯着孩儿的心不再流浪

  家,放飞梦想的巢穴

  时间走入春联

  酒杯盈满全家的翘首以盼

  热气腾腾的灶台边

  不忘亲情才是年

  (广东湛江市局)

   第01版:要闻
   第02版:综合新闻
   第03版:金叶来风
   第04版:芳草苑
盼年
东方烟草报芳草苑04盼年 2019-02-02 2 2019年02月02日 星期六